E-mail:admin@xajc2010.com | 服务电话:18991160032
最新消息:国内专业联盟系统服务No.1,精心打造本地化o2o商盟平台。
新闻推荐王吉德会见赵俊民一行
西安注册公司 > 行业新闻 > 全球贸易低速增长 弯道超车且看“标准竞争”

全球贸易低速增长 弯道超车且看“标准竞争”

时间:2017-10-23 02:21来源:未知 作者:西安佳昌点击:
在全球经济复苏渐稳的背景下,2017年以来伴随着全球贸易的大起大落,对于贸易走势是复苏还是低迷,是负增长还是正增长,不断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本文综合过去三年全球贸易走势的短期和长期因素,结合贸易先行数据,提出未来全球贸易将复苏、呈低速增长,将延

  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全球贸易增速一改危机前持续两位数高增长态势,掉头跳水,继2009年出现20%负增长之后,2012年以来连续五年低于全球经济增速,其中2015年再现11%的两位数负增长(图1).

  

 

  在全球经济复苏渐稳的背景下,2017年以来伴随着全球贸易的大起大落,对于贸易走势是复苏还是低迷,是负增长还是正增长,不断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本文综合过去三年全球贸易走势的短期和长期因素,结合贸易先行数据,提出未来全球贸易将复苏、呈低速增长,将延长各国经济增长竞赛的“弯道期”;要把握这其中蕴含的机遇与风险,各种形式的标准竞争将更趋激烈、更为关键。

  全球贸易将恢复增长 短期将维持低速

  2017年以来,伴随着全球经济增速不断回升,经济增长预期不断上修,全球贸易在波动中企稳迹象逐渐明显。但是,与过去30年持续高于全球经济增速相比,全球贸易在未来三年内很难再次高于全球经济增速。

  未来三年,全球贸易维持低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有三个:

  首先,全球贸易增长迹象增强,贸易回升的力度增强。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再次上修美国、欧洲、中国等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速,经济复苏增长趋稳趋强的信号日渐增强。

  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球贸易增长的先行指标也逐渐转强,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和全球贸易先行指数(CRB指数)逐步回升,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以来增势显著,表明全球贸易止跌回升的基础更趋坚实。进一步分析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的产出缺口走势(图2),可以发现目前占全球贸易50%的主要国家和地区,产出缺口在2017年以后尤其是2018年后,会逐步转正,全球需求大幅回升有望在2018年前后开始出现,全球贸易再次大幅增长或在未来两三年实现。

  

 

  其次,全球贸易新增长极正在形成,加速增长仍需时日。危机前全球贸易近30年的高增长,得益于技术进步推动的价值链在全球进行配置、实现布局,在于新兴和转型经济体国家以外向型模式发展经济,在两个层次上对全球贸易增长形成持续推动。

  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价值链在全球贸易、投资、经济实力和增长态势变革推动下出现解构,以信息通信技术(ICT)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在危机后逐步获得在全球布局和配置的时机和平台。同时,过去贸易增长格局下获得发展的许多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和贸易发展模式变动需求增长,变革能力增强,推动全球贸易格局发生变革。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图3),南亚、撒哈拉以南非洲是少数固定资产投资形成持续增长的地区,其中南亚是持续增速最高的地区。从过去三年全球贸易波动来看,南亚也是少数贸易保持相对持续稳定增长的地区。以南亚、撒哈拉以南非洲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新全球价值链形成过程中,在全球主要贸易国家贸易发展模式变革中,正逐步成为新兴贸易增长极。但是,考虑到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现有的经济基础和贸易规模,以及ICT技术在全球贸易格局中获得突破性布局,都非短暂三年能够完成。因此,只有新增长极在相对更长时期获得稳定增长,全球贸易新的增长方能实现。

  

 

  第三,贸易波动的短期因素仍将维持震荡,新的干扰因素或将增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叠加汇率波动,是过去三年全球贸易复苏乏力的主要原因。未来三年,由于全球能源、资源格局也在经历变革,同时美国、欧洲、日本货币正常化不同程度获得加速,对于南亚等新兴贸易增长地区,以及其他对现有全球贸易增长贡献较大的资源类国家,仍将持续形成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和汇率波动冲击,此类短期波动因素仍将持续存在。此外,在资源类和依靠外贸拉动经济增长需求大的地区,地缘政治风险更为突出,影响更趋复杂,会进一步增加未来全球贸易增长的压力。在现有全球治理格局下,对地缘冲突的国际协调能力仍有待提高,全球贸易大幅增长的压力仍然巨大。

  未来的主要机遇、挑战与应对

  从全球来看,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贸易不会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而且贸易相关的总量与结构波动,还将放大并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在国际经济和政策变化的交织作用下,贸易低速增长蕴含的机遇与挑战,将加重并强化各国在经济增长角逐中的差异。在新技术引发全球价值链重构的背景下,在全球经济、贸易和投资格局重构期,各国经济增长的竞争犹如弯道超车,妥善把握机遇、应对风险,将是否能实现弯道超车、能否形成未来更长时间中在直道赛跑的主要优势来源。

  目前,在全球贸易复苏不稳的同时,全球投资格局正在加速发生变化,在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大旗下,非关税类贸易壁垒成为各国推动贸易、投资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工具,其中不同侧重点的贸易区、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以及贸易组织,成为各国参与、主导全球竞争的主要平台。在未来的“弯道竞赛期”,实现“超车”的关键,更在于多大程度上能在按照有利于自身优势设定的新标准、新跑道上参赛。“标准竞争”成未来实现“弯道超车”需要着重把握的重要机遇和挑战。

  首先,贸易低速增长的最大机遇和挑战是“延长”弯道。

  危机后,全球经济、贸易、投资持续低迷,ICT为代表的新技术带来全球价值链解构,导致全球主要经济体间的竞争从基于原有全球价值链体系的分工合作轨道,进入新技术标准和优势竞争的混道竞赛模式,犹如进入“弯道”赛车模式。而贸易低速增长,将延长前期贸易低迷期价值链的解构进程。同时,对于处于工业化变革不同阶段的各国经济,一方面将赢得更多的调整时间,另一方面,贸易、投资、金融相融合的标准竞争也将更趋激烈。未来三年,这种技术、经济和贸易全球格局的同时调整,将加剧ICT技术的国际竞争,并形成新技术基础上全球新价值链优势的锁定效应。延长的“弯道”,对于全球经济、贸易格局转变中的各国经济而言,既是最大的机遇期,也是挑战最大的阶段。

  第二,贸易低速增长的最大风险是非经济理性。

  非理性的经济手段,如贸易保护和投资限制,地缘政治风险等非经济风险,以及如信用评级等基于不准确经济现实发布的第三方指引,是过去三年贸易低迷情况下非经济理性的三大主要表现。与之相关,汇率波动、债市风险和金融不稳定,成为上述三种非经济理性形成的三大主要风险,其交织作用将强化贸易低迷与经济增速不稳的相互作用。由于现有的全球经济格局尚未完全解构,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在这三种风险中,更有可能成为关注点甚至风险点。

  第三,贸易低速增长延长“弯道超车”竞技时间,“标准竞争”或将加剧。

  标准竞争是沟通产品和模式竞争的桥梁,其形成和设定,将有利于在上游模式竞争和下游产品竞争中锁定优势。从近年来主要贸易大国、经济大国贸易竞争的经验和发展来看,对于全球贸易而言,“标准竞争”主要是双边、多边贸易协定下确立的贸易标准,是区域或全球性的贸易结算标准,是贸易相关的金融标准。

  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已逐步搭建起全方位标准体系,通过国际货币——美元,国际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和世贸组织(WTO),以及碳交易和赤道原则等新型贸易与投资壁垒,在全球化格局转变中始终保持全球经济地位的相对稳定。从这些国际化手段能够国际通行的经验来看,需要国际化的创新手段、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调机制的“团队化”运作与配合。

  然而,近年来美国在自贸区谈判等方面,谈判策略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此外,欧盟受英国退欧影响,在区域和全球贸易中的格局、标准和利益都面临大的变革。目前,全球主要国家在ICT技术方面拥有的跨国企业各有优势和特长,在技术和市场方面都形成了一定的优势。同时,全球储备货币因人民币的加入也在经历币种变化,全球区域型贸易组织正在各地以各种形式形成。

  在未来的贸易低速增长期,能否把握宝贵的“弯道期”,关键在于能否通过下列渠道促进贸易、投资与经济增长互动模式的转变,形成跨国企业、货币和金融三足鼎力的国际竞争优势:一是通过新标准的确立和竞争,对新形成的“三足鼎力”式国际竞争优势进行固化和强化,尽快形成贸易增长的新优势;二是在新的贸易、经济格局下,通过“标准竞争”,加速建立贸易、投资、金融在内部、区域和国际市场的整合能力,加速建立贸易对经济增长的综合推动力和竞争力之间的良性互动机制。

在全球经济复苏渐稳的背景下,2017年以来伴随着全球贸易的大起大落,对于贸易走势是复苏还是低迷,是负增长还是正增长,不断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本文综合过去三年全球贸易走势的短期和长期因素,结合贸易先行数据,提出未来全球贸易将复苏、呈低速增长,将延